《18禁》【BL】如嶼得水 – 親密

未滿18歲請勿觀看

未滿18歲請勿觀看

未滿18歲請勿觀看


對不起~結束的有點快,但就這樣了 2024.06.13

本來這篇就是覺得他們的感覺不寫18禁有點對不起自己,所以這篇變18禁,這是架空的,請不要上升真人,應該也沒人知道他們是誰?

私設兩個人是剛住在一起但是分別在自己家使用虛擬形象的主播。

嚴重OOC(性格嚴重扭曲),嚴重私設,我把雞蛋花寫得有點「誘受」,希望你有顆強心臟高包容性再看下去,結局應該會在明天或下周

2024.06.12

今天因為老公也休假就有點頹廢了,先打這些,後續再補 2024.06.05 23:08

雞蛋花是第一次這麼緊張地從藥店出來,他想自己跟鯊魚哥是應該進展到最後一步了,就在他生日那天,所以在機票確定好後他硬逼自己戴上口罩跟帽子戰戰兢兢的買了一些搜到的必需品後,顧不上之前的禮貌,跟店員點個頭就快步走了出來。
 
「你今天剛剛是有運動?怎麼臉這麼紅?」
等他到約定回家地點後,他看到鯊魚哥似乎已經在那邊等一段時間了。
 
「嶼哥,你今天怎麼提早來了?」
雞蛋花剛拿下口罩跟帽子透氣,就發現遠處的鯊魚已經看到自己了。
 
「沒啥事就先來啦!」
鯊魚總覺得今天雞蛋花有點怪怪的,總覺得不對。
 
「喔喔~好的,嶼哥今天晚餐要吃什麼呢?」
雞蛋花發現鯊魚似乎已經察覺了,所以著急的想要轉移他的注意力。
 
「你不是說想吃看看小區旁的那家餐廳嗎?」
鯊魚想這小孩應該是想給自己什麼驚喜就想著不要戳破了。
 
「好的,好的。」
雞蛋花在心裡嘆了口氣,他希望鯊魚可以盡快忘記自己有準備驚喜的這個想法,距離實現的日子還有20多天,他哥到時候應該是會忘記今天自己的異樣吧?
 
很快的,日子到了雞蛋花計算好公布的那天,他雖然是在工作,電腦螢幕上是對方的虛擬形象,但其他人不知道的是,他手機可是開著視訊的。
 
就這樣兩個人在相隔不到5小時,在天還沒亮的時候帶著行李廂到了機場。
 
當雞蛋花跟鯊魚傍晚到達訂好的民宿時,他才發現鯊魚帶的東西有點太齊全了。原本看起來蠻寬敞的玄關,已經快放滿了鞋子,衣櫃內已經有一半的空間被填滿,比起自己只帶了幾套簡單的衣服,他鯊魚哥居然連吹風機都帶了?
 
「我想趁機可以拍點作品啥的,所以就多帶了幾套衣服。」
鯊魚看到雞蛋花對於自己行李箱內的東西感到驚訝時,鯊魚是有點少見的害羞了,因為他也很少出遠門,所以擔心衣服、鞋子帶得不夠,影響了自己的穿搭,讓雞蛋花丟臉,但嘴硬的他是不會讓雞蛋花知道這些心思。
 
「我還以為你拿這大箱子是要回去時放東西的呢~」
雞蛋花沒想到他鯊魚哥居然心細到連穿搭都想到了?
 
「這我倒忘了?」
鯊魚當初是真沒想到出門需要買伴手禮這件事情。
 
「沒事呢~我們可以寄回去的。」
雞蛋花看到鯊魚難得的有點臉紅,突然想起了他這次密謀的事情。
「那個….嶼哥,今天也有點晚了,不如你先洗個澡吧~明天一早還要出門呢」
雖然這件事雞蛋花已經預習了很多次,但是面對他鯊魚哥說出來還是需要一點勇氣。
 
「喔~好,那我先去洗了啊!」
鯊魚想到剛剛一進門就發現這民宿適合洗澡的就一間浴室,另一間只有小小沖洗的地方,兩個人就說好要輪流使用靠近他房間大的這個浴室。
 
等到鯊魚進到浴室脫下衣物後,他才發現這是第一次在雞蛋花共處一室時裸著,但還好他相信雞蛋花應該不會意識到這件事情,他開啟了水龍頭讓溫熱的水透過蓮蓬頭沖洗著身上的汙穢,想著等等洗完就藉口要出去一趟,讓雞蛋花放心好了。
 
「嶼哥,我可以進去嗎?」
鯊魚聽到這句時都懷疑自己幻聽了,所以他沒有關小水聲,直到他看到浴室的門被緩緩地推開了一些。
「嶼哥?」
他看到雞蛋花似乎是輕輕靠在門口,側身地避免自己的視線落到鯊魚的身上詢問著。
 
「你…..你怎麼啦?」
鯊魚是第一次在雞蛋花面前手足無措。
 
「就說可不可以嗎?」
雞蛋花說出來的語氣有點委屈。
 
「可…可以~」
鯊魚說完下意識地關閉了水,然後轉身背對著門,等著雞蛋花不知道要做什麼。
 
「嶼哥我這麼可怕嗎?」
雞蛋花看到翔嶼突然有點縮起來身體,突然想逗逗他鯊魚哥。
 
鯊魚沒想到他身後會多一個體溫貼著他,而那個人明顯也是全裸的。
 
「你….水….寶…..,你怎麼啦?」
鯊魚突然覺得一身雞皮疙瘩起來,這好像是某恐怖片的橋段?
 
「嶼哥,你害怕啦?」
雞蛋花沒想到他鯊魚哥會這麼膽小,頓時覺得他哥很可愛。
 
「你….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水啊?」
鯊魚感覺自己的心臟在瘋狂亂跳著。
 
「是我啊~嶼哥,我不是故意要嚇你的。」
說完雞蛋花讓他的鯊魚哥轉過來,然後吻了上去。
 
正當鯊魚想說什麼時,雞蛋花的吻讓他閉上的嘴,讓雞蛋花也握上了他下身的脆弱。
 
「你….」
剛雞蛋花用另一隻讓他低下頭讓他更好吻換氣的時候,他才說了一個字,就被趁機被雞蛋花的舌頭侵入。
 
「嶼哥,你應該不會嫌我髒吧?」
雞蛋花像是下了什麼決定般,堅定的看向鯊魚。
 
「我….我怎麼會嫌你髒呢?」
鯊魚單純的想可能是雞蛋花擔心自己沒洗澡的這件事情。
 
「那就來吧~嶼哥」
雞蛋花知道他鯊魚哥誤會了,但是他想到自己做了這個多準備,就緩緩拉鯊魚的手拉到自己的後穴適意。
 
「你確定?」
鯊魚的腦袋感覺要炸了,他沒想到他們的第一次會是秋水主動的?
 
「確定,東西都在洗手台上呢~第一次好像是需要比較多東西。」
這次換雞蛋花害羞了,他的勇氣已經在剛剛都用盡了。
 
「你都啥時買的啊?」
鯊魚沒想到雞蛋花居然會有買這些東西的勇氣?
 
「我不告訴你,現在是糾結這問題的時間嗎?你去拿啊!」
雞蛋花想趁著鯊魚離開的時間好好清理下後面,還好自己有先練習過幾次,所以他深呼吸後拿著蓮蓬頭自己先做著清理。
 
「水,對不起~」
鯊魚看著之前做功課知道要準備的東西,沒想到他的小心翼翼居然會逼急自己的寶。
 
「這沒啥好對不起的。」
雞蛋花覺得他的鯊魚哥真的想把他保護的太好了,但他們都是男人,如果以後都認定是要跟對方一起走的話,這個問題遲早要面對,只是鯊魚哥看的他好尷尬,他決定先關掉一直流出來水。
 
「我之後一定會對你更好的。」
說完鯊魚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拿著東西走回淋浴的地方接過了雞蛋花手中的蓮蓬頭放回它應該放個原位,然後蹲了下去,將自己的舌頭舔向雞蛋花的穴口。
 
「嶼哥,你出來啊!」
雞蛋花沒想到他的鯊魚哥居然會做到這個地步,但是他的反抗只是讓後穴感受更加的敏感。
「嗚~夠了!」
雞蛋花沒想到他前面的也因鯊魚大手的套用硬了起來,就快忍不住想發洩出來了。
 
「你先去沒關係啊~」
原本鯊魚比較低沉的聲音,這時又添上了幾分誘惑,像是一個惡魔在邀請你共同放縱在這名謂情慾的性愛之中。
 
「啊!我不行了~」
他的慾望在鯊魚哥的指頭插入後穴時無法忍受而宣洩而出,這是他第一次射完後身體這麼虛軟,他雙手扶在面前的牆上,低頭努力呼吸找回自己剛剛頓失的力量。
 
「還要繼續嗎?」
鯊魚的聲音帶有點關心,他怕雞蛋花會無法接受接下來的事情。
 
「當然要繼續。」
雞蛋花雖然覺得羞恥,但他知道如果這次止步了,之後兩個人又要耗好長的時間卡在這不上不下的關係。
 
「那我第一次做,你要多忍耐一下了。
鯊魚對於這方面大多都是側面跟朋友了解的,所以其實也並不是太了解,只能希望自己可以最大程度的讓雞蛋花舒服些。
 
「恩,好~」
雞蛋花其實已經羞恥的眼淚在眼眶打轉,所以他故意維持低頭的姿勢,不想讓他鯊魚哥看到自己濕潤的眼眶。
 
這次是雞蛋花第一次感受到鯊魚的手臂的溫度,他一手環住了雞蛋花的腰讓他貼近自己的慾望,一手又開始套用雞蛋花前端的慾望。
 
「嗯?等等~」
雞蛋花覺得不對,怎麼剛剛找回的些微理智又慢慢偏遠了?
 
「水~乖」
而鯊魚的聲音像是有催眠的效果,讓雞蛋花放鬆了身體的警惕,安心靠在後面鯊魚的胸上,感受身後的炙熱以及鯊魚哥的服務。
 
「嘶~」
等到雞蛋花的前端再次硬起來的同時,他的後穴也感覺到了一股涼意,他的大腿也感覺到那個冰涼的東西在往地面滑落。
 
大量的潤滑液讓後端的侵入變得沒有那麼清晰,而在胸前已經腰上游移的手也成功的轉移掉一些注意力,那些被鯊魚摸過的地方,總是伴隨著類似被電擊的敏感,雖然不太能接受但是卻有點享受著。
 
「水~要停隨時跟我說。」
 
雖然他聽到的鯊魚哥跟他說話,但雞蛋花卻無法解讀這句話所包含的意思,在他還在疑惑之際,突然感覺到一股劇痛。
 
「啊!」
可能是潤滑的很成功,雞蛋花感覺後面侵入自己的硬物是雖然有點勉強,但還是強力的塞滿了自己的後穴,只是跟手指相差甚遠的粗度所帶來的被撕裂的痛楚,讓雞蛋花忍不住叫了出來。
 
「水~你裡面好緊好溫暖,你還很疼嗎?」
鯊魚記得之前朋友跟他說,與其慢慢的折磨,不如一次捅入的痛快,這樣對兩個人都好,所以當他帶好套,對準位置後,他真的是用自己最大的力氣捅了進去。
 
「嶼哥~我可以了」
雞蛋花不知道這個痛楚會持續多久,但他聽說如果被撞擊到某個點他就不會這麼痛苦了,所以他只能希望鯊魚哥可以碰到那個可以帶他忽略痛楚的那個地方。
 
「好。」
伴隨著這聲應好,鯊魚努力在每次的撞擊中找到那個可以讓他寶寶舒服的點。
 
「啊~恩~,啊~啊~」
終於在撞到5-6次後,雞蛋花的聲音變成了享受,而鯊魚也就知道了雞蛋花裡面的敏感點。
 
「水,你叫的好好聽」
鯊魚沒有想到自己可以這麼快就可以聽到雞蛋花達到高潮的聲音,強烈的征服慾讓他也不顧面子的說出淫言穢語。
「崽,爽就多叫一點~」
 
「嶼哥,我真的不行了。」
雞蛋花沒想到鯊魚的持久力會這麼驚人,明明還沒發洩過,卻可以持久到讓自己快睡昏過去,他只記得剛剛鯊魚哥終於在自己射第二次後,還在持續的抽插著,直到自己因高潮射了第三次後,鯊魚哥才在裡面釋放了自己的慾望,而後面承受到的衝擊讓自己最後的射出感覺是一點存貨都沒剩了。
 
「你放心睡吧~我會幫你處理的。」
 
聽到這句,雞蛋花是真的斷片了。
 
鯊魚沒有想到雞蛋花是真的這樣睡在自己的懷裡,他先將雞蛋花公主抱起走出浴室將雞蛋花放在床上,然後走回浴室將毛巾洗過擰乾後,開始為雞蛋花擦身體。等擦的差不多後,他將雞蛋花放到還沒被壓濕的位置,蓋上了被子後,去清理了自己的身體。
 
因為有空調,床上乾的很快,他倒了一杯水放在床頭櫃,然後打開了雞蛋花之前跟那些東西放在一起的藥膏,輕輕的幫雞蛋花擦上。
 
「晚安,我的水。」
因為害怕自己呼聲太大,本來想到另一個房間睡,但是總覺得第一次做完應該是要陪在雞蛋花身邊,所以他選擇背過自己的身體,看能否減少一點音量。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太累,等鯊魚被鬧鐘叫醒後,發現自己的懷裡多了雞蛋花,而且他似乎還在沉睡。
 
「水~我去準備一下,要出門了。」
鯊魚開始後悔是不是自己做的有點過分了。
 
「嗯~」
雞蛋花這才有點轉醒,想到昨天背對自己的鯊魚呼聲還是吵醒了自己,但是發現當自己把他轉過來面對自己時,呼聲就停止了,這才又睡了下去。
 
 
當雞蛋花扶著腰走出房門時,看到的就是剛做好三明治準備拿到餐桌的鯊魚。
 
「那啥,我看旁邊有個小超市,就買了一些食材弄了一個三明治,你先吃點吧~」
鯊魚看著雞蛋花扶著腰,心裡開始有點愧疚。
 
「謝謝嶼哥。」
雞蛋花不知道原來腰痠是真的,他還以為他年輕會沒啥事呢~
 
「等等吃完我幫你按摩一下再出門吧~」
鯊魚記得適當的按摩可能會有點效果?
 
不過事實證明,這痠痛不是只靠按摩可以舒緩的,所以鯊魚在出門後,默默地將雞蛋花的摟住。
 
「嶼哥…這….」
雖然腰部有了支撐後走路是比較沒那麼難受,但是路人的眼光讓他有點害羞。
 
「你如果拒絕我就背你走了啊!」
鯊魚的手其實摟的不太明顯,但他指尖碰到的地方已經很靠近雞蛋花的敏感地帶,不過他卻不知道。
 
「我….我不拒絕,但你的手可以往後一點點嗎?」
雞蛋花說完,直接用手移開他鯊魚哥的手,改摟比較上面的地方。
 
「原來是這樣啊~」
難怪他剛剛看雞蛋花臉紅了幾分。
 
「你不准笑!」
 
雞蛋花想,以後出來玩絕對不會跟他鯊魚哥做這種傻事了!!!
嗯….改在出門前幾天做吧!
文章目前 3 次瀏覽

歡迎跟我交流O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