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如嶼得水-預計浪漫

以下內容都是虛構的,請勿上升真人。

以下內容都是虛構的,請勿上升真人。

以下內容都是虛構的,請勿上升真人。

==================================================

其實翔嶼是在看到張秋水的那刻才知道自己做了一個瘋狂的決定。

當他知道這個年,那個總是在空閑時間跟自己聊得很開心的弟弟居然要一個人過時,他當下只是思考了幾分鐘,就在隔天跟家人說了會晚幾天帶個朋友過年,就自己訂了去杭州的機票。

在機場候機時,他大概跟自己的管理群提了這件事,也把自己的主持交了出去給人代班,然後他才開始計畫要怎麼去找到這個讓他沖動的弟弟。

他知道之前也有公司的人用外送的名義給人驚喜,但他想保密到底,所以誰也沒告訴,他相信自己可以的。

但是到了張秋水家樓下時,他遲疑了,不過他只是深吸了一口氣,走進電梯後,在按門鈴前帶上了皮卡丘的頭套等待,他回憶當時,一秒的時間都感覺過了一分鐘,但他沒想到門後的張秋水只是擔心的問了一聲後,就開啟了門。

當他看到第一次見到面的弟弟時,只是激動的想抱住他,但沒想到變成了兩個人的搏鬥,還好自己肌肉沒白練,只是壓制他的同時兩個人不小心關了電閘,而也因為突然的黑暗與寧靜,他才能靜下心的說出:「是我,翔嶼。」

翔嶼一直覺得秋水真的太容易相信自己了,不過他也是沒想到當自己說出想帶他回家,看自己家的草原時,這個弟弟只是猶豫了幾秒,就答應了自己要一起跨越2000公裡回到內蒙,當下翔嶼除了開心其實也有點擔心,擔心這個弟弟會跟自己吃太多的苦。

「你都不害怕嗎?」

當兩個人吃著夜宵討論回內蒙計畫時,翔嶼是真的害怕這個弟弟沒有想清楚,才稀里糊塗的答應自己。

「沒事的,我們可以沿途直播,這樣如果你真的要把我賣了,也會有人知道的。」

說張秋水不害怕是假的,但他無法拒絕一個只因自己的一句話,就這樣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朋友,他一個人已經孤獨太久太久了,所以這樣放縱一次也好,畢竟自己也沒有其他可以失去的了。

隔天出發沒多久,他們沒想到直播間會突然多了好千人進來觀看,本來以為這趟旅程應該不會被太多人所知曉,但隨著直播人數的增加,張秋水其實也有點緊張了起來,本來打算這一路可能兩個人各直播1、2個小時報個平安就好,沒成想一播就是連續3、4小時,只能趁休息的時候兩個人才能好好的單獨聊聊天休息一會兒。

「你如果累了就自己說下播吧!你這樣舉著手太累了。」

翔嶼在吃飯時看到張秋水默默地在按著自己脖頸的肌肉,是有點心疼的。他其實握著方向盤還好,累了可以換換手,但這傻弟弟全程就這麼舉著。

「大家也是關心我們麻!這樣有大家幫我們紀錄不也挺好的嗎?」

張秋水想到這次難忘的旅程,會有人幫他們記錄著,就覺得自己挺幸運的,這樣就算之後兩人分隔兩地,也有方法可以讓自己想起現在的美好。

「你真的是…」

翔嶼原本想念他幾句的,但想想他說的也不無沒有道理,就繼續吃著自己的泡麵。

看著剛坐進副駕準備開播的張秋水,翔嶼似乎明白了當他第一次看到張秋水,除了因為激動外,心突然一下的疼痛是什麼了,他似乎喜歡上了這個弟弟!

「開車的是鯊魚哥」

「我不會開車。」

翔嶼在開車時聽到最多的就是張秋水不厭奇煩的回答差不多的問題,如果是自己的暴脾氣,可能早就煩的下播了,但旁邊的秋水卻是努力的回答的有點變化,偶爾也要開開小玩笑,不時也會來逗逗自己,翔嶼只覺得自己是真的愛了。

開了一天車,終於可以休息的翔嶼在床上回想今天的一切,雖然累,但他也看到秋水的強大,除了不斷的拿著手機跟公屏互動,還不時的還關心自己需不需要喝水,這樣的男孩很難不讓人心動吧?所以自己這樣應該也是正常的吧?

隔天他依照約定,在日出沒多久的七點就開始啟程,看著其實還是有點迷迷糊糊的秋水還是有點睡眼惺忪是有點心疼的,但秋水還是開啟了直播,而他只能偶爾透過自己的餘光,去欣賞有他的風景。

雖然一開始的兩人初見讓張秋水驚嚇,但是當他緩過來後,只覺得或許之前的不幸都是為了這次的相遇吧?

“翔嶼的諧音是相遇,我們相遇就是上上簽。”

還記得兩個人在旅途中閑聊時,因為幫忙開了翔嶼的帳號,就問翔嶼粉絲名的由來,那時翔嶼看他的眼神透露著堅定,不過他其實知道自己是有點誤會成翔嶼是深情看著自己的。

今天還是繼續的直播,但秋水在直播時一直看著公屏上不時的在稱贊翔嶼性格穩定還有聲音好聽,他其實很想放飛自我跟粉絲們說,你們隔著屏幕都受不了了,有想過我這個坐在他身邊的我這個人的感受嗎???

但他只能透過努力回覆公屏來逃避自己想一直偷看翔嶼的行為,但也還好有直播,他可以藉由給粉絲們偷看的理由,多看翔嶼幾眼。

直到晚上到了內蒙,經過自己的家鄉,秋水才第一次感覺是真正的離開了杭州,看到曾經熟悉的景色,他忍不住的跟翔嶼說自己想大喊,喊出自己對於母親的思念。

「好了,你別哭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哄。」

如果高速可以臨停,翔嶼一定會切燈換車道停下來,讓秋水下播後,好好宣泄一下,但是他不能,所以也只能在心裡乾著急,油門也不自覺的踩的多一些,希望可以提前回到家。

「你小心看車!」

張秋水沒想到自己會這麼情緒崩潰,但他其實是開心的,因為他回家了。只是沒想到,翔嶼知道自己哭之後會這麼擔心他,原本就有的推背感又更強了些,只是他怕播間的人擔心,就沒說。

「我們要到了,一起來比心吧!」

張秋水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很想留下兩個人一起的紀錄,或許是這樣才不用害怕失去吧!

他知道如果跟翔嶼感情表現的太好,是很容易被影響兩個人之後相處,所以一直都很努力壓抑著自己跟翔嶼保持一些距離。

但他不知道的是,有時候兩個人之間的磁場吸引是不可抗力的。

「跟哥在一起不用想太多知道嗎?有事都有我呢~我就先回去啦!」

在秋水拿到房卡要去坐電梯前,翔嶼在告別前拍了拍秋水的肩膀給了他安慰。

「好的,嶼哥,我們明天見。」

張秋水其實想說的很多,但所有的情緒都匯集到了明天見的約定。

回到房間的秋水,把行李放下後,第一件事就是趴到床上,朝著厚厚的被子大喊,各種情緒跟回憶來的太凶猛,他只能透過棉被的收音,讓自己把所有的情緒都宣泄出來,直到他自己都快無法呼吸了,他才翻過身大口的呼吸,然後任由眼淚從自己的臉頰滑落,然後啜泣。

隔天一早,他起來就感覺到自己已經哭到浮腫的雙眼,他只能洗漱完後拿著酒店的毛巾沾濕後熱敷了一下,然後搭車出門。

「我們要去買禮品給嶼哥的媽媽跟姐姐喔~」

秋水第一次覺得這樣自己戶外直播還挺好的,有網上熟悉的人可以陪著社恐的自己。

雖然說已經習慣一個人購物了,但這麼有意義的採買是他好久沒體驗到了,所以他只想買最好的給嶼哥跟他的家人們。

「我就先下播回去啦~」

張秋水沒想到自己居然可以讓幾千人陪著自己逛街,但他其實真的還挺累的,就決定回去再睡個回籠覺。

等他再次睡醒沒多久在群里爬樓的時候,翔嶼打了通話過來。

「吃飯了嗎?」

電話中翔嶼剛睡醒的聲音比原本的又更低了幾度,還帶著一些沙啞,讓秋水臉突然熱了起來。他沒想到翔嶼起來第一件事情是關心自己有沒有餓肚子。

「有的,有的,我有吃東西。」

秋水邊說著,眼眶內又充滿了淚水。

「我等等去接你吃個東西,回我家播會兒吧!我現在沒啥體力出門。」

可能是吃了感冒藥,翔嶼其實還是有點迷迷糊糊的,但他想總不能把人帶回來後,把他一個人放在酒店吧!這能對嗎?

「好。」

秋水聽出翔嶼聲音的疲憊,所以他選擇妥協,選擇乖乖聽話,而且這樣他也能照護翔嶼,挺好的。

「他們應該都習慣看到我們了,就開鏡頭播唄~」

翔嶼回到家才想到如果開播只有一個電人但有兩個聲音是挺奇怪的,所以才想說拍一下自己的房間應該沒什麼關係。

「好。」

到底怎麼說都是陌生人的房間,張秋水是真的緊張了,雖然現在家裡只有他們兩個人。

「你就當在自己家不要有壓力啊!」

雖然翔嶼知道自己說了也不會減輕身邊人的壓力,但他還是多嘴了,只希望至少可以緩解他一點點的緊張。

「嗯。」

秋水知道翔嶼只是意思意思的說一下,但他還是覺得他好暖啊!

「你熱不熱啊?」

翔嶼是真的忽略了自己家是有開暖氣的,看到公屏後,他才發現張秋水的臉已經熱到泛紅了。

「不熱,我沒事。」

張秋水只能嘴硬,因為他忘記了北方家裡都會有暖氣。

「我去給我活爹拿衣服。」

翔嶼看到公屏知道秋水沒帶短袖後要他借時,就起身去找衣服了。

「沒關系的,我穿了你還要洗。」

秋水一想到要在別人面前換衣服就有點不自在。

「那我開冷氣吧!」

翔嶼也有點慌,這是他第一次碰到這種尷尬的問題,他才想起忘了提醒秋水可以穿薄一點的衣服來,自己家不冷,車里也有暖氣。

「冷氣電費貴啊….」

秋水在看到彈幕時心裡開始有點動搖了。

「他們都說了,你不換就說你今天早上花了多少。」

翔嶼剛好看到有人說,他就推了秋水一把。

「你威脅我!好好好,我去換。」

秋水真的覺得粉絲真的是看熱鬧的不嫌事大啊!

因為自己不敢亂闖嶼哥的其他房間,他就只能躲在角落快速的換衣服。

翔嶼其實也不想看的,但他房間本來就不大,所以就只能邊看邊拿起手邊的水,降降自己逐漸升高的體溫。

「沒露點吧?」

秋水很少穿這麼寬松的衣服,加上是陌生的衣服香味,讓他穿上挺不自在的,突然他想起這不就是翔嶼身上的味道散發出來的味道嗎?

「我不會讓你露臉的。」

翔嶼慌亂中有點已讀亂回。

「什麼啊!我是怕這衣服露點。」

張秋水說完,還緊張的把衣服往前拉鬆,以免衣服太貼身。

但不得不說換完衣服,張秋水是舒服了不少,整個人也放開了不少。

「我們成組合真的好嗎?」

等下播後,張秋水第一次是這麼主動的說出來自己的疑惑,他真的很怕因為自己害到翔嶼,會因此無法跟翔嶼有任何互動。

「成組合怎麼啦?我們是陽總親點的,你不要怕。」

翔嶼想或許自己需要做一些事情,讓兩人的關系更進一步了

「我想起了車后座應該還有些零食,要不我們去拿來吃吧?」

秋水不知道怎麼回應翔嶼,只好先轉移話題。

「好。」

這個人就任意沉默包圍彼此,從出家門,開車門,到回客廳。

「我想你對我拘謹,應該是還有另一個原因吧?」

兩個人沒有開客廳的燈,但電腦房內的燈以及窗外的月光,足以讓彼此看到對方稍微模糊的面容。

「翔嶼哥,我….,我其實還不確定,你信嗎?」

秋水沒想到翔嶼會耐心的讓自己思考完沒有打斷。

「我信,這很正常。」

如果不是他在這工作環境待久了,或許根本不可能這麼快接受自己喜歡上一個男孩。

「那我們就再看看唄!」

翔嶼想,如果說得太多會嚇到小朋友,就選擇就此打住。

「所以翔嶼哥,你真的….」

後面的話張秋水是真的問不出來了。

「或許是,也應該是。」

這樣的不確定不只是讓秋水不要太有壓力,也是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可以思考自己的感情。

「這樣啊!」

張秋水尷尬的開了一包零食自己吃著,而翔嶼只是開火點了一支煙。

「我眯一下,你吃飽跟我說,我載你回去。」

說完翔嶼就往沙發背部一倒,很快的閉上了眼,讓自己的各種思緒在自己腦中亂竄。

張秋水看到翔嶼閉眼後,他放低了自己吃零食的音量,也開始思考起自己對翔嶼的感情。

人在思考時,是很容易重復同一個動作的,等他回過神,零食已經被吃完了,而翔嶼不知何時也睜開了眼,似乎在想事情。

「我好象該回去了,你也能早點休息。」

等翔嶼自己開車回來,才發現不知不覺已經12號了,再兩天就是情人節了!

隔天是媽媽跟姐姐的開關門聲吵醒了他。

「你朋友呢?」

看翔嶼出來,媽媽才問出口。

「還在酒店呢~我等等去接他,等等我先在家裡直播一下啊!」

翔嶼的腦袋還沒清醒,但想到答應過秋水下午要出去,自己今天應該就沒時間開播了,所以想說先讓粉絲掛個時長。

他沒想到一大早居然也會有這麼多人在直播間,沒有了小電人的掩護,他其實是有點緊張的,而且他是真的不太喜歡一直舉著手機,只能在家晃晃跟家人聊天,希望這一個小時可以趕快過去。

終於時長來到一小時,他匆匆的就下播然後準備出門接秋水。

「阿姨,姐姐好。」

張秋水沒想到翔嶼的媽媽跟姐姐比自己想象中的親切得多。

「你好,你好,先坐著吧~等等就可以吃了。」

這時張秋水才想到他好像不應該拿著手機跟長輩吃飯。

「這~我忘記關了。」

他用手悄悄的蓋住手機的麥克風,輕輕的用氣音小聲在翔嶼耳邊說。

「沒事,他們理解。」

翔嶼同樣也小聲的回道。

「上桌吃飯吧!」

翔嶼的姐姐拿出了剛炒好的菜,就讓兩個人坐回到餐桌前。

「好的,好的。」

張秋水又開始緊張了起來,他已經好久沒有跟家人一起吃飯了。

「你幫秋水剝蝦啊!」

翔嶼的姐姐看秋水只光吃眼前的餃子,就提醒自己的弟弟要貼心一點。

「這餃子真的好好吃。」

張秋水避免尷尬,只能一直用餃子來轉移直播間人的注意力。

「我吃得好飽啊~」

看大家吃的差不多,秋水想說差不多該幫忙收拾了。

「那就收收吧~」

說完翔嶼的姐姐就起身開始收桌子。

「我也幫忙,嶼哥幫我拿一下。」

秋水想說這個忙他是一定要幫的,也不管他嶼哥同不同意就把手機塞到翔嶼的手中。

翔嶼只能無奈的又拿著手機直播,如果不是秋水在幫忙時暗示他要多跟粉絲互動,他就只想當個手機支架好好攤在沙發上等秋水把手機拿回去。

果然桌子一收好,秋水就立刻拿走了自己的手機,翔嶼也被自己的姐姐叫走。

「你們在一起啦?」

翔嶼姐姐憑著自己的直覺,偷偷的在自己的弟弟房間確認著。

「沒有呢~你別多想。」

翔嶼都忘了自己姐姐也是在網上沖浪的人。

「那好吧~不管怎樣都我支持你。」

姐姐說完就離開了翔嶼的房間,因為他看到秋水走了過來。

「嶼哥,我需要充電。」

秋水是因為看到翔嶼跟姐姐不知道在講關於自己的什麼事,所以才好奇的想說來加入一下話題。

「那就在這里充吧~」

秋水充電的地方就在翔嶼房間外面,只要他偷偷轉頭,就可以看到坐在電腦桌前的翔嶼。

可能是姐姐看他坐著無聊,所以拿了一個逗貓棒給他讓他玩,然後覺得自己的弟弟自己窩在房間不太好,就把他推了出來。

「這又不是輪椅。」

翔嶼發現自己姐姐是真的幼稚了。

「換我來推。」

秋水難得看到翔嶼比較孩子氣的一面,也想要鬧鬧翔嶼。

「我推不動啊!」

他嶼哥果然還是他嶼哥,雙腳一用力,他根本就絲毫不動了。

「我自己回去。」

翔嶼是真的懶了,用著自己的雙腳把自己移了回去。

秋水在逗貓的時侯,其實一直想著等等要怎麼下播,翔嶼的媽媽跟姐姐都出門了,他們是不是也該討論一下行程呢?

「各位,我手機有點發燙,就先下了,等等我們出去在開播噢~」

等關播後,他放下了手機伸展了一下,然後看到翔嶼在自己的椅子上不知道在做什麼。

「嶼哥,我們要出去嗎?」

秋水其實是有點犯睏的,但他還是想以翔嶼的意見為主。

「要不你在我床上睡一下?我們晚上出去,我晚點排個檔,看你要不要也排一個?」

翔嶼看出了秋水的疲憊,所以想讓他休息。

「我不排檔了,下午任務高,我去沙發躺一下吧!」

說完秋水不給翔嶼反應的時間,就往沙發走去躺好了。

「這小子…..」

翔嶼只能把剩下的話吞在自己的肚子里,然後繼續剛剛的工作。

等到他排完檔,天也黑的差不多,兩個人也該吃晚餐了。

「水~醒醒,我們出門吧!」

翔嶼沒想到秋水可以自己家裡睡得這麼熟,他輕推了幾下秋水才轉醒。

「我睡了這麼久啊~」

因為暖氣開的強,他一睡醒發現自己喉嚨乾的很。

「給你,水。」

翔嶼拿起了原本就放在旁邊的水給秋水。

「我們吃完飯你再想直播的事吧~剛剛哥任務過了,我們去吃點好吃的。」

「你想要哪個呢?」

翔嶼沒想到這小子真的是心心念念著直播啊!

兩人吃完飯後決定來電玩城逛逛,沒想到趁他沒注意,這小子又開播了,因為自己分心,不小心空彈了好幾顆氣球。

「那個小的是幾等獎呢?」

秋水看到了一個很像豆沙包的小貓玩偶,覺得很可愛。

「三等獎啊~再玩一局就有?」

秋水跟老闆娘確認著。

翔嶼看出秋水是真的想要,他直接就付錢拿起了槍,這次他就專心放在瞄靶上,連射掉了好多顆氣球。

「我想要那個。」

秋水拿到玩偶後,真的覺得他是今天全世界最幸福的小孩。

因為手上東西有點多,兩個人找到儲物櫃想說放個外套跟手上的娃娃,看到蹲下塞衣服的翔嶼,他腦海突然想起那天在車上粉絲說的人夫感了,只要跟在他身邊就會有強烈的安全感,只要自己想要,感覺他總是可以輕易地就滿足自己的需求,還多出好多好多溫暖給他。

翔嶼其實有很多話想跟秋水說,但礙於直播,他就只能安靜,只有在秋水問他時才進行回應。

“那你去我酒店不能喝知道嗎?”

秋水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晚上變成兩個人要去自己房間喝酒,但嶼哥要開車,就只能自己喝了。

“恩。”

秋水看向翔嶼的手上的飲料,他才發現翔嶼也喝了!!!!他剛剛在車上不是答應自己不喝的嗎?

「你不回啦!」

他嶼哥喝了好幾口,張秋水才反應過來他喝了酒。

「就不回了,你這不是兩張床嗎?」

翔嶼想今天或許是最後的機會了。

「好,那你睡大的那個,我睡小的。」

張秋水愣了幾秒,想了想,也只能這樣了。

但他們沒想到的是,等到兩個人下播後,兩個人因為後勁上來,就這樣稀里糊塗的睡著了,只是睡到一半,秋水就被翔嶼的打呼聲吵醒,秋水覺得翔嶼這樣挺反差的,就拿起了手機錄了下來,然後因為睡不著就戴著耳機刷起了二創刷到睡著。

等到太陽再次升起時,張秋水發現房間內只剩自己,他調整好姿勢後因頭還有點疼就繼續睡了下去,等到身體好點之後,他打開dy顯示T.翔嶼已經在直播中了。

他沒想到跟翔嶼連上線後,他真的會乖乖播放自己錄的打呼聲,心中的對於即將的不捨又添加的幾分。

等翔嶼下播後,他們進行了語音通話。

「我今天家裡來親戚,你前幾天也都拿著手機直播,好好休息一個下午,晚上帶你去放煙花。」

翔嶼的規劃能力一直都很強,或許這就是他有人夫感的原因之一吧?

「好。」

秋水想,剛好也可以趁機整理一下前幾天直播素材。

到了晚上,翔嶼依約來接秋水了。

「你先別開直播行嗎?」

翔嶼看秋水要準備解鎖手機,先制止了他。

「好,那我們到點在播。」

張秋水雖然嘴巴答應,但心裡其實是很想拒絕的,他現在有點害怕兩個人的獨處。

「你不要擔心,我只是想好好開車,你直播我會有壓力。」

翔嶼知道張秋水擔心什麼,而他只是想要多點兩人獨處的回憶。

「好。」

張秋水手上沒了手機直播,就有點不知所措,又開始在摳手。

「別摳手了,你拿我手機看想聽什麼,我唱給你聽吧!」

翔嶼餘光看到張秋水又在緊張了,所以想說讓他有點事做。

「好。」

張秋水拿起了手機開始劃著歌單。

時間很快就到了放煙火的目的地,那邊很遼闊,所以風也挺大的,他在準備開直播的期間,翔嶼就已經把一些煙火擺放好等他去點火玩了。

而在他還在好奇於立式煙花時,突然天空閃起了不同色彩的煙花,那是翔嶼默默壓下自己對於放煙火的恐懼,給秋水的驚喜。

等煙花放完了,兩個人也該回家休息,因為隔天翔嶼還需要早起出門。

「我們等等一起排個檔吧!11-12點。」

翔嶼看似漫不經心的說出了邀請。

「好,那我等等上去弄一下設備。」

兩人就在直播間這麼約定了。

「我帶你們上去看一下我的房間吧~」

秋水本來想下播的,但他怕下播後自己情緒會受不了,就想說開播到自己回到房間。

「你們看,我們昨天吃的還沒有被收。」

秋水想到昨晚的情景,突然有一絲的難過。

「家人們,那我就先下播啦~等等廳里見。」

秋水看時間差不多了,就關閉的直播連線。

正當他關播完沒多久,自己的房門就被敲響了。

「嶼哥,你怎麼還在這里?」

秋水從貓眼看到門外是站著翔嶼。

「拿上你的設備,走,去我家。」

翔嶼把人拉進房間,然後幫忙收持著筆電,準備把人拉走。

「我今天拿了捲王置頂,你等等就排,不用管任務,哥會讓你過的。」

翔嶼確認自己沒少拿東西後,確認秋水手中拿著房卡,就把人拉出了房間。

「秋水不是跟翔嶼在一起嗎?怎麼一起排了」

「你別管,別人有方法。」

翔嶼一上麥就聽到有兄弟問,然後也有人幫他回答了。

兩個剛好在排擋前10分鐘趕到家,秋水急忙的開機登入賬號,正當他準備拿麥時,發現翔嶼沒拿。

「你等等就用我的麥,你麥序排後面一點,等等先閉麥試試看有沒有問題,不行的話,就強登我電腦,我用手機登,我把情況已經跟主持說了。」

翔嶼看似是挺有經驗的,所以秋水也就等翔嶼唱完後開始閉麥測試聲音。

「等等主題檔排嗎?」

兩個人因為在討論使用麥克風的問題,錯過了報二輪麥序,所以剩下的將近20分鐘基本上都沒他們的事了。

「可以啊~情人節主題是嗎?」

秋水想起剛剛檔上有老師說。

「恩,情人節。」

翔嶼說完,似乎有點還有話要說。

「要不我們兩試試吧?這樣我或許5月底可以過去跟你合租。」

「試?試啥啊?」

張秋水沒想到他嶼哥的告白會這麼的奇特。

「我們都相互喜歡,那就試著處處看唄~」

翔嶼知道自己的臉已經紅了。

「你就不能坦率一點嗎?」

秋水覺得現在的嶼哥真的超級可愛。

「我,我喜歡你,我們在一起行吧?」

翔嶼說完自己還有點生氣,還真的搭上一個活爹了。

「哈哈哈,答案我等等在歌里回你。」

秋水想了想,剛好看到群里需要大家換頭像,就提醒翔嶼先換上。

兩個人賭氣的沉默直到輪到他們兩個演唱前。

「接下來由我跟嶼哥帶來”東西”。」

翔嶼唱的開頭是有點悶氣在的,但秋水一直在旁邊逗著他,才轉成深情的唱,直到唱到副歌時,張秋水才不按分詞唱出了一句滿心歡喜的「聽你。」

我們的關系就是我會一直聽你所想,所以我們之後一定會長長久久的。

文章目前
1 次瀏覽

歡迎跟我交流OwO